主页 > 联系我们 / CONTACT US > 为什么说逼死尤二姐是王熙凤悲剧的开始?
为什么说逼死尤二姐是王熙凤悲剧的开始?

  出生于四大家族王家的嫡出小姐,王熙凤这个女子,是《红楼梦》中最具有争议的人;她凭借着出色的工作能力,得到了贾母、王夫人的认可,而担任荣国府的代理管家。

  秦可卿临终时,曾评价她是颜值队里的英雄;周瑞家的曾评价她,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子;也是,若她能力不足,自然无法周旋在这复杂的环境之中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王熙凤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;即使利用职权放高利贷、替人打官司,也无人过问。然而,在尤二姐死后,王熙凤的处境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贾府中开始疯传着她放高利贷这些的事。

  凤姐听了,翻身起来,说:“我有三千五万,不是赚的你的。如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,背着我嚼说我的不少,就差你来说了,可知没家亲引不出外鬼来。

  在王熙凤的判词中,有这样一句:“一从二令三人木”,这句判词,可谓浓缩了王熙凤与贾琏婚姻的整个过程。

  从原文中来看, “一从”可以解释为,贾琏在婚姻中,对王熙凤的容忍和维护。比如,贾琏为贾芸求职时,因为凤姐答应了,他也并没有任何的不满;甚至于,面对凤姐严格限制着他的私生活,他也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抗。

  即使是他与鲍二家的背着凤姐偷欢,王熙凤撒泼大闹,最终,也是贾琏赔礼道歉。

  而“三人木”,则是拆字法,意为“休”。既预示了王熙凤最终的结局,是被贾琏休了。

  在这两者之间,便存在着“二令”,令,可以理解为嫌疑,也可以理解为她们和谐婚姻的停止;而如果我们细心一点,就会发现,他们婚姻关系的转变,正式从尤二姐死时开始的。

  贾琏又搂着大哭,只叫“奶奶,你死的不明,都是我坑了你!”贾蓉忙上来劝:“叔叔,解着些儿,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。”说着,又向南指大观园的界墙,贾琏会意,只悄悄跌脚说:“我忽略了,终久对出来,我替你报仇。”

  贾琏此人,虽然好色,但本性善良。在“石呆子”事件中,他宁愿挨父亲的责骂也不愿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去夺取扇子;然而,王熙凤对尤二姐的狠毒,尤其是尤二姐腹内男婴的失去,让贾琏对凤姐那一份善良彻底消失。正如他对贾蓉所说,终究有一天我会为她报仇。想来,从这之后,贾琏一直在秘密地收集凤姐的证据吧。

  论宗族地位,作为族长夫人的尤氏,无疑要比王熙凤地位更高。在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中,尤氏也曾经劝过,但只应贾珍不听而作罢。

  然而,在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时,王熙凤对尤氏的羞辱,让这个族长夫人,可谓颜面扫地。

  等到尤二姐去世,王熙凤不仅不愿意拿出银子来安葬尤二姐,甚至于,连整个荣国府的人,都无人来参与尤二姐的葬礼。

  那日送殡,只不过族中人与王信夫妇、尤氏婆媳而已。凤姐一应不管,只凭他自去办理。

  尤二姐品行再不堪,但她与尤氏姐妹的关系却是无法改变的,王熙凤对尤二姐太过绝情,可谓撕破了她与尤氏最后一丝情义。

  也是因此,贾母八十大寿时,王熙凤明明为的是尤氏的体面而让人捆了那两个得罪她的婆子;但到邢夫人羞辱王熙凤时,尤氏却丝毫没有为凤姐开脱半句。如此的态度,已显示出了她们之间紧张的关系。

  王熙凤捉弄贾瑞时,也是安排贾蓉、贾蔷二人,可见,他们之间,曾经的关系是不错的。

  秦可卿去世,尤氏犯旧疾,贾珍特意请来了王熙凤,可以看出,贾珍对她的认可和信任。

  然而,在尤二姐一事中,王熙凤唆使张华父子状告贾琏、贾珍父子,又大闹宁国府,可谓是丝毫没有顾及他们本是一家人的情义。

  可想而知,从这以后,无论是贾珍,还是贾蓉,对凤姐的态度,都不会回到从前了。香港六合年特马

  正如贾珍父子,偷偷地逼迫张华父子逃离京城;正如,贾蓉特意提醒贾琏,陷害尤二姐的真正始作俑者,其实是凤姐一样。

  贾琏偷娶尤二姐,动摇了王熙凤的正式地位,她的反击,是正常的。但显然,在陷害尤二姐的过程中,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。丝毫没有顾及对尤二姐如此绝情的后果。

  尤其是,她对宁国府主子的态度,她对丈夫贾琏的态度,已然将她的处境推向了被孤立的地步。

  凤姐再能干,终究是一个女子,而在封建社会下,女人的本质,也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,贾琏对她的失望、仇恨,足以瓦解她努力奋斗而得来的一切。

  俗话说得好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或许,在尤二姐一事中,王熙凤能处理得圆滑一点,对他们留一丝颜面,情义,也不会落得这样悲惨的下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