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香港内部精准10码 > 讲个笑话:为了防止老人被骗,他们准备拔掉网线
讲个笑话:为了防止老人被骗,他们准备拔掉网线

  最近抖音将升级老年人防沉迷提醒机制,具体来说呢,就是老年人在刷视频到一定时间,会收到包括视频提醒、顶部弹窗等方式提醒。

  有人觉得,这“制裁”来得挺突然的。 但其实,在稍早前的两会期间,也有代表有过相关建议,说要推出“老年版”青少年防沉迷系统。 这一建议可让网友吵翻天了。有人支持,但更多的人则为被盯上的老人们鸣不平。

  哪些人是此次防沉迷的目标呢? 从年龄上说主要是40后、50后、60后这一群体。 从辈分上说,他们是把好吃的都留给你的爷爷奶奶一辈,或是退休帮你带孩子的父母,还包括时不时关心你工作、婚姻的七大姑八大姨们。 说实在的,他们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到了白发苍苍的暮年,真的不容易。 以50后来说,他们正长身体的时候遇上了自然灾害,在饥饿中度过; 在该读书的年纪,遇上动乱,不能正常读书,更没有老师教,耽误了金色年华; 在意气风发的年纪,撅着腚挣工分。 他们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生活长大,住的是土墙草顶,夏天炎热靠冲凉消暑,冬天寒冷只能硬抗。 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态,一件衣服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。 不仅如此,他们还要照顾弟弟妹妹,十几岁甚至七八岁就成了家里的大人。 他们奉献了大半生,好不容易进入新时代,迎来了好日子,也到了退休的年纪,难道就不能享受享受吗? 有网瘾,又怎么了? 如果防沉迷上线,岂不是玩个手机都没了自由?老了还不能好好休息吗?不玩手机,难道要长辈每天围着你,问你的工资,催你找对象、结婚、生孩子? 所以很多网友都有同感,老年人本来就是安享晚年,玩个手机上个网你们还要管。吃饱了撑得慌!

  为什么说上网是老年人仅有的快乐呢? 我觉得,那些建议给老年人搞防沉迷系统的人,可能跟很多年轻人一样,对当下的老年群众不太了解。 01 如果你经常混迹各种“相亲相爱一家人”、“X姓家族”等群聊,就会发现,随处可见“一网情深”的老人,他们有的热衷于和家人朋友打视频电话;有的刚注册微博就赶紧发朋友圈说自己“多么高兴啊”;有的翻网上的垃圾梗能笑一年。 以我的了解,很多老年人,并不觉得自己年纪大了,就应该996式的坐在树荫下喝茶,或者晒着太阳发呆。

  不服老的人,大有人在。 比如,60岁的电竞主播“疾风大爷”,在游戏中用流畅的动作、超强的实力,证明“你大爷还是你大爷”。 他说,自己玩网游就是希望能打到黄金段位,“想知道上了黄金以后,游戏的操作体验会是啥样,如果能在黄金段位里操作得游刃有余,还想再往上冲。”

  仔细一想,这和你玩游戏时是不是一个状态? 再比如68岁的微视频达人杨福根,在平台做公益讲师,让他感到“比退休前更被别人需要”的快乐。目前,他每天都要线上值班3小时为学生上课,已有超过9万的粉丝。 另外,曾在你家族群里闪耀的各种问好的中老年表情包也是出自杨老之手。

  和手机长在胳膊上、临睡前忍痛“截肢”的年轻人一样,也有一大批老年人喜欢“住”在网上: 有84岁大爷,每天玩三五小时游戏,有时候还“包夜”;有90岁奶奶,宁可少吃一顿饭,也要多玩一会儿手机;还有的躺在沙发上,看小说看到凌晨……

  细数种种例子可以看出,拍视频、制作酷炫的动图、征战电竞游戏赛场、看小说、创作诗词、翻唱歌曲……老年人的“冲浪”生活比年轻人还要丰富。 很多人都把老年人这种行为称之为,追赶潮流。恐怕,不够准确。 对于一部分老年人来说,互联网,甚至成为了他们“唯一”的社交。 恐怕荧幕之外还有无数个周师傅,退休后交际圈变窄,跟外界交流就是通过手机。

  其实,他的回答也透露了当代银发族内心充满“孤独感”和“脱节感”的困境。 毕竟,城市化和老龄化的双重大潮之下,空巢老人越来越多了。 据统计,我国约三分之二老人家庭出现空巢现象。尤其是那些为照顾子女迁至陌生城市的老人,离开熟悉的人脉圈子,孤独感更强。 他们的确奋斗大半生,经历了艰难而壮阔的时代。但,回到微观世界,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,他们甚至比年轻时更渴望“被需要”、“被认可”。 因此,网络就成为了他们展示自我、守望相助的精神家园。 在一份2012年的报告中,有78.6%的老人认为上网有助于提高生活质量,75.2%的老年人认为上网使自己心态更年轻。

  2021年的最新数据中,80%的老年人用手机交到新朋友;过半老年人认同“智能手机的使用加强了和子女的沟通”、“密切了亲子关系”。 而对周师傅这样的老人来说,上网可能是他们再连接、再社会化的方式。 这样辛苦一辈子的老人,费尽力气努力学习上网就是为了不被时代落下,现在难道还要设上一道防沉迷的限制吗? 不过,当下,网络似乎对老年人的确不太友好。 02 说到这,我想到一位执拗的阿姨。 “我的好、我的美、我的人、我的心、我的善,全部被他唱出去了。”61岁的江西黄阿姨在刷视频大半年后,认定“靳东”说的话,唱的歌都是给她一个人听的,是自己的真爱,而丈夫是追爱路上的障碍,甚至对丈夫大打出手。

  直到最后,丈夫、子女、记者三方解释都改变不了她的想法。黄阿姨斩钉截铁地说:“他怎么可能骗我?全国的人都知道靳东喜欢我”。

  她还请求记者帮她找回“靳东”,无比激动地说:“小东,他们说你是骗子,我不相信,我会继续等你的。”

  看到这,是否觉得这场闹剧荒诞呢?挺荒诞吧,但现实中确实有不少这样的老人。 一位70岁老伯通过交友平台结识外省“美女”,三天便确定关系,但最后“贤内助”不仅失联还骗走他43万元,结局惨淡。

  老伯与对方的聊天纪录。 比“黄昏恋”、“杀猪盘”更常见的,应该是拼命给老年人保健。 有的商人用《三伏天,如果不这么做,直接减寿十年》、《这五种食物千万不能吃》等各种版本的UC震惊体养生鸡汤文,把老人拉进保健品骗局;

  还有的,在直播中用上了“感天动地”的爷爷种茶叶养活自己,后来爷爷得重病的剧情,吸引老人买下劣质产品,又赚眼泪又骗钱财。 还有人利用老年人活到老学到老的上进心,谋取暴利。 老人省吃俭用省,花费2888元买下“精品课”,但发现这些课件是所谓“教授”在网上随便抄抄得来的。

  更可恶的是,某些软件直接上演流氓战术,设置关都关不掉的充值页面,随便你点哪里都会被扣费。 这和明抢有什么区别?

  总之,黑心产业为骗老人煞费苦心,无所不用其极。在他们的运作下,中老年人上网风险不断升高。 2018的调研显示,在近六千份的样本数据中,66.2%的人遭遇过网络谣言、52.7%的人遭遇过虚假广告、37.4%的人遭遇过网络诈骗、29.6%的人遭遇过低俗色情。

  其中,作为诈骗三大“巨头”,保健品、红包、中奖诈骗,分别有30.4%、25.1%、24.2%的中老年遇到过。

  其他的还包括,仿冒公检法类的诈骗、网络传销诈骗、理财欺诈、网购诈骗、游戏诈骗和婚恋诈骗等。 毫不夸张地说,针对老人网络陷阱已无处不在,让众多老人苦不堪言。 虽然“净网”行动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进行了十一年,取得成效;2022年的“清朗”系列专项行动又将整治乱象,净化网络,推向新的小高潮;一直实行的《网络安全法》为个人和组织划出不可触碰的红线。 但是,这些问题始终存在。 那么,靠老年人防沉迷系统,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吗? 03 按理说,这些年关于网络诈骗的报道和侦破,相关内容数不胜数。老年人为什么一直“记吃不记打”? 几乎每一年,都可以从电视上看到一组组惊人数字: 2016 - 2020年,全国公安机关破获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分别为8.3万起、7.8万起、13.1万起、20万起、25.6万起。

  光是2020年一年,公安机关就抓获犯罪嫌疑人26.3万名,拦截诈骗电话1.4亿个、诈骗短信8.7亿条,封堵诈骗域名网址31.6万个…… 虽然每一个数字背后,都可能是一个家庭的悲剧。但是,这些消息对于我们普通人,以及大部分还未上当受骗的老年人来说,可能都是无感的。 尤其是老年人,他们好不容易学会上网,是为了休闲娱乐的,不是为了看这些冰冷的新闻报道的。 毕竟,骗子们,要么主动带着暖意在小区、广场嘘寒问暖,要么在线上主动走进老年人空虚的生活。 这大概就是老年人“记吃不记打”的重要原因。 而要想打败魔法,还是需要使用魔法。 不得不说,有些地方做得确实挺不错,能发挥的空间真的很大。 比如,小区LED屏幕就可以利用起来,滚动播放住户受骗案例。

  这把些顺口溜以醒目的红色字体出现在一个个“反诈蛋”上,然后免费发放给市民; “领导借钱先见面” “网络兼职刷单就是诈骗” “网上贷款先交钱就是诈骗” “客服索要验证码就是诈骗” ......

  当然,还有老年人喜欢的直播间。 去年9月,全网走红的反诈宣传主播老陈。以一己之力让各路神仙的直播间变成了反诈宣传据点,他自己的号在任何一个平台的观看量也都是上亿。

  老话说得好,“只要思想不滑坡,方法总比困难多。” 这里可以参考防酒驾的经验。曾经,连很多驾驶人都未意识到酒驾的危害,但如今防酒驾已成全社会的事。“喝酒不开车,开车不喝酒”不光是一句人尽皆知的口号、标语,更是大家共同的意识、遵守的准则。 防范老人被骗,既要拿出与防酒驾同样的力度,更要拿出更多实际的行动。 不让老年人上网,的确可以大大降低老年人上当受骗的机会。但是,却扼杀了老年人追求晚年幸福的机会。 怕吃饭噎着,就不吃饭了? 尾声 不可忽视的是,银发网民正以迅猛之势崛起。 第48次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1年6月,中国10.11亿网民中6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达到了1.23亿人,占比达到12.2%,相比前一年增加了约2600万人。

  随着数字化的进程的加快,未来银发网民的数量只会更多。 与此同时,诈骗手段也是日新月异。 据中国信通院、任子行等单位监测统计,仅在2020年1-10月之间,出现的新诈骗手法就有260 余种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老年人的上网环境,还会存在诸多已知和未知的风险。 但是,这不是老年人的错。甚至也不能期望老年人主动完成反诈骗的自我教育。 乌鸦反哺,羊羔跪乳。 在我们蹒跚学步之时,大人们会告诫我们火炉、刀剪不能乱碰,危险。如今,我们能安全使用火炉、刀剪。 某种意义上,现在的老年人,也是不知危险的蹒跚学步者。广大的年轻人,是大人。 年轻人应该做的是陪伴者、监护者、责任人,而不是把他们关进安全的笼子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没有了